stop

夙兴夜寐枉徒劳啊!

我的头脑无法停止,这是快乐的,也是痛苦的,我的言语崩溃倾斜,如雪崩时亘古的山脉上陨落的积雪,我尽力将它们放在冷静客观的语言里,防止它们与文字共鸣,在我脑中震荡,将一切搅成稀烂的糨糊。

我想写一些东西,太多了,真的太多了,我的身体永远跟不上我的思维,我的手指在键盘飞舞,我的思绪已走出亿万光年,太快了,这就像以声速试图跨越时间的人类,愚昧,愚蠢,愚钝,但是仍要继续,我无法忍受自己像一片宇宙垃圾一样吧诶远远抛出。

能够帮助我停止思考的东西不在这里,不在,不在,什么都没有,我的药,我的朋友,我的心上人,不在,不在,只有温暖的灯光,只有温热的水,我无法停止我的思考,我的手好僵硬,不,是它们开始疲倦,它们无法跟从,错字频频,我要停下来,在一切开始前,在一切开始后,接下来我该做些什么,睡觉么,不,我恐惧,恐惧清醒和睡眠间的深渊向我无力跨越,我zuwmxna——

我好累,水好暖,我感觉不到饥饿,感觉不到疼痛,杀死自己没有想象中的疼,不,我并不想杀死自己,我在以这种方式激活我对死的恐惧,进而促使自己更好的活下去,我……

我已经开始不再畏惧死亡。

这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我会死么,我不会,我能够逃离么,我不能,药物带来更多迷幻的梦境,我能够记住它们,无论我是否清醒,我的大脑转的太快,它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断清醒,这不好,我需要逃离。

如果可以,我会说,请救我,我不想死去,我还想活着,我想去看泛着雾霭的海面,在早上五点,在晨光熹微,在冷风砭骨,在灯塔的光里,我想去看山,去看云,我还这么年轻,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做,我还有这么多人爱我,我也那么爱她们,终于,终于,我可以向她倾诉我的爱慕,终于,终于,跨过这么多苦痛,终于,终于……

如果可以,我会说。

但是我不想说了。

我爱世界,只有这句话是真的

评论(4)
© stop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