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p

夙兴夜寐枉徒劳啊!

感觉○对我来说真的跟抗抑郁药一样,一年停药一朝复服,停药反反复复内心痛的要死,吃着整个人都变得微妙但是会被药物带来的快乐拥抱。

开玩笑的,如果你看到这里并且稍微有一点担心,请别担心我。

是开玩笑的。

我的病情还算得上乐观,她也远比药物更令人容易感到心安。

…………

于是现在我的脑子在吵架。

一个说:你看,你现在还在为她辩解,你分明不想面对自己的根本病因,她跟药物有什么区别。

另一个干脆懒得吵架,说:闭嘴吧。

它们叽叽喳喳,在我的脑子里争论——但终归仍在我的掌控之内,我并不害怕。

你也不要怕。

……也许我应该去吃阿立。

可是它因为带有肥胖的副作用已经被我心痛的塞到垃圾桶里了。

……但是不要担心。

我在写什么。

评论(2)
© stop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