唢呐吃人不吐人皮

夙兴夜寐枉徒劳啊!

我的头脑无法停止,这是快乐的,也是痛苦的,我的言语崩溃倾斜,如雪崩时亘古的山脉上陨落的积雪,我尽力将它们放在冷静客观的语言里,防止它们与文字共鸣,在我脑中震荡,将一切搅成稀烂的糨糊。

我想写一些东西,太多了,真的太多了,我的身体永远跟不上我的思维,我的手指在键盘飞舞,我的思绪已走出亿万光年,太快了,这就像以声速试图跨越时间的人类,愚昧,愚蠢,愚钝,但是仍要继续,我无法忍受自己像一片宇宙垃圾一样吧诶远远抛出。

能够帮助我停止思考的东西不在这里,不在,不在,什么都没有,我的药,我的朋友,我的心上人,不在,不在,只有温暖的灯光,只有温热的水,我无法停止我的思考,我的手好僵硬,不,是它们开始疲倦,...

感觉○对我来说真的跟抗抑郁药一样,一年停药一朝复服,停药反反复复内心痛的要死,吃着整个人都变得微妙但是会被药物带来的快乐拥抱。

开玩笑的,如果你看到这里并且稍微有一点担心,请别担心我。

是开玩笑的。

我的病情还算得上乐观,她也远比药物更令人容易感到心安。

…………

于是现在我的脑子在吵架。

一个说:你看,你现在还在为她辩解,你分明不想面对自己的根本病因,她跟药物有什么区别。

另一个干脆懒得吵架,说:闭嘴吧。

它们叽叽喳喳,在我的脑子里争论——但终归仍在我的掌控之内,我并不害怕。

你也不要怕。

……也许我应该去吃阿立。

可是它因为带有肥胖的副作用已经被我心痛的塞到垃圾桶里了...

也许我不是真的爱她。

© 唢呐吃人不吐人皮 | Powered by LOFTER